HKWildlife.Net Forum 香港自然生態論壇
遊客:  註冊 | 登錄 | 龍尾 | YouTube | Facebook | English | Library | Blog | 幫助
 
標題: [其他] 自然演替——好事?壞事?
  本主題由 Aland 於 2017-11-6 06:50 設置高亮 
Aland
義務一級版主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UID 6332
Total 454
主題
回覆
精華 0
積分 5920
種子 5920
花蜜 449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15-1-28
Pri. Camera: 
狀態 在線
發表於 2017-11-6 06:48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自然演替——好事?壞事?



圖片附件: [雞公嶺] DSC_4668.jpg (2017-11-6 07:16, 315.65 K)



前幾日雞公嶺又再發生山火
風高物燥山火頻生 火炭一度現800米火龍(內文含雞公嶺山火報告)
紅色火災警告  消防接17宗山火

翻查記錄,雞公山基本上年年燒
山火對生態的負面影響,相信大家耳熟能詳
不外乎燒毀林木,逆轉自然演替,引致水土流失等
近年民間亦有行動想透過減少山火及植林,聲稱對本地生態大有裨益
例如:【村野共生】植樹日復育元朗後山 改變村民「火燒旺地」傳統想法

有趣的是,本地有為數相當的物種,需要依賴草地為生
不少罕見植物,其實分佈都局限在草地
例如徐長卿、橢圓葉齒果草、胡麻草、粉口蘭等
鳥類例子有瀕危、鮮有在香港以外地區發現的大草鶯
昆蟲例子更加多不勝數

山火是香港草地生境得以維持的一大原因
防止山火,並在受山火影響地區種植常見的原生樹種,究竟堆維持生態有無幫助?
會否倒頭來影響生境及生物多樣性?

——————————————————————————————————

事實上,香港很多生境在無人干擾之下,會隨著自然演替逐漸消失

除上面提到的山地草坡生境外
淡水濕地(如沙羅洞廢田)會漸漸旱化並演化低地林
山地疏林、矮灌叢(例如馬鞍山/牛押山)會漸漸變為密林

長遠而言,有無需要去管理這類生境,阻止演化?

漁護署曾經為了保護香港杜鵑的生境
用打毒釘的方式,移除馬鞍山上較為高大的喬木
當時就在論壇上引起爭議:樹木之死刑 - 打毒針


究竟保育和管理這類生境的時候,應該如何取捨,採取哪一種策略?
任由生境自然演替,是好事,還是壞事?


[ 本帖最後由 Aland 於 2017-11-8 14:58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剎那   2017-11-6 22:48  種子  +10   
頂部
mathew
成蟲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370
Total 2347
主題
回覆
精華 0
積分 18501
種子 18501
花蜜 2333
閱讀權限 60
註冊 2006-11-17
Pri. Camera:  Nikon
來自 鏡花緣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1-6 22:19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回覆 #1 Aland 的帖子

在香港如此細小的地區, 人為管理不可避免

若任由從前學習的自然演替發展, 實在難以維持生境多樣性
更莫說多年的植林, 鼓吹樹林的優點, 漠視樹林以外的生境
或多或少淘汰郊野公園內其餘生境.

水田(稻田), 基圍這些人類活動維持的生境, 對鳥類(或觀察鳥類)多重要

至於有無需要管理, 就看負責單位/人目標是
維持生境多樣性 還是其他目標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Aland   2017-11-7 09:20  種子  +30   內容充實 Constructive materials !
剎那   2017-11-6 22:48  種子  +10   




Olympus C750, TG-5, Canon SX200IS, Sony QX10
Nikon D70s/D7000, AF Micro 60mm f/2.8D, AF 35mm f/2, AF 70-300mm f/4-5.6D, AFS 300mm f4, Kenko Extension Tube
討論野生植物為主
頂部
Aland
義務一級版主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UID 6332
Total 454
主題
回覆
精華 0
積分 5920
種子 5920
花蜜 449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15-1-28
Pri. Camera: 
狀態 在線
發表於 2017-11-8 15:56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回覆 #2 mathew 的帖子

關於植林
如果無記錯,香港一開始植林目的在於防止水土流失、保護集水區
植林對於生態的影響,有關方面到近十幾年方才慢慢留意到
而近十年的植林計劃,大多聲稱種植原生物種會利及本地物種
誠言,種植原生物種會相比起種植台灣相思紅膠木理想
但有時候會覺得,維持原生植披,任由植披天然發展,可能效果更佳
尤其植林樹種選擇很多時候都無準則
例如開揚山坡上種植黃桐,就顯得與附近環境格格不入
而充斥著常見樹種的次生林,相信是繼灌叢之後,香港面積最大的生境
有無需要繼續倒模式製造這類次生林,我有相當保留
將現時用於植林的資金放在其他active management的項目上,可能更有效促進多樣性

當然,現有植林計劃中,有一項的確值得做——植林優化計劃

關於active management
問題是公眾能否接受人為干預天然生境?
現在當然可以說得崇高
但當牽涉到大規模斬樹/挖泥等,又無保證一定會成功,可能連本版版友都未必可以接受
而事實上,過去所謂的濕地補償,效果很多時與興建公園池塘無異

另外一個重點是
香港部分生境燒好多好多次,都仍然能夠維持灌叢植披
反而部分不常燒的地點,例如鳳凰大東,又一直可以維持以芒草為主的植披
這單純是founder effect,還是有其他地質/氣候因素?
如果有,如何保證active management可以製造想製造的生境?

[ 本帖最後由 Aland 於 2017-11-8 15:59 編輯 ]
頂部
Aland
義務一級版主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UID 6332
Total 454
主題
回覆
精華 0
積分 5920
種子 5920
花蜜 449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15-1-28
Pri. Camera: 
狀態 在線
發表於 2017-11-8 17:30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回覆 Steven Tsang 的帖子



QUOTE:

I went through bits of the video. Correct me if I missed anything below.

To my understanding, the situation in California is quite a bit different when compared with that in Hong Kong. The problem in California (and indeed many other dryer places across the globe) is that the occurrence of wildfires is a natural phenomenon. Wildfires clear up the combustible material built up in the habitat and prevent a larger fire, and the problem is that we altered the habitat and put out small fires such that combustible material builds up to form a catastrophic fire. If I remember correctly, at least California is starting to let small fires burn. This is not only good for preventing large fires, but also beneficial for the forest because a lot of species depend on the wildfires for survival (the giant sequoias is an example).

The question to ask here is, is the occurrence of wild fires a natural phenomenon in Hong Kong? Is intentionally burning down some of the local vegetation an ecologically sensible thing to do? Are fires the correct way to maintain grasslands with high ecological value? Or alternatively, were there any other factors that created grasslands in the past? Are there grasslands before human beings settled in Hong Kong at all?
頂部
pyling (快樂的小魚兒)
蟲蛹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412
Total 1476
主題
回覆
精華 0
積分 3267
種子 3267
花蜜 1297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10-4-18
Pri. Camera: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1-9 10:12  資料 短消息 
回覆 #4 Aland 的帖子

You got it for California. Indeed, the California ecosystem has evolved around fire and the problem there is fire suppression.

I doubt that frequent wildfire is a natural phenomenon in HK. Occasional wildfire can be caused by lightening, coupled with the dryness in autumns. But after all, HK is a subtropical, humid area, with high rainfall in the summer carried by monsoons.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Aland   2017-11-14 08:37  種子  +30   內容充實 Constructive materials !
頂部
Aland
義務一級版主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UID 6332
Total 454
主題
回覆
精華 0
積分 5920
種子 5920
花蜜 449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15-1-28
Pri. Camera: 
狀態 在線
發表於 2017-11-14 05:07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pyling 於 2017-11-9 10:12 發表
You got it for California. Indeed, the California ecosystem has evolved around fire and the problem there is fire suppression.

I doubt that frequent wildfire is a natural phenomenon in HK. Occasional ...

Fires caused by dry autumns with lightning........
I could see why that would be a rare occurrence in Hong Kong

The issue remains. If fires were not a natural phenomenon in Hong Kong, does that mean that the fire-maintained vegetation in places like 雞公嶺 is not in its natural state? Are there other factors contributing to the maintenance of the grassland systems?

This reminds me of a government report on the vegetative history of Hong Kong I sited in the 松鼠post:
http://www.pland.gov.hk/pland_en/p_study/prog_s/landscape/tech_report/ch5.htm

It quoted experts who think that Hong Kong was completely covered by everygreen broadleaved forests before human intervention, based on pollen evidence showing an invasion of grasses occurring only after 7500 years ago, with subsequent habitat changes associated with human activities.

If that is indeed true, the question to ask is where did all the grassland species we see nowadays come from? If they were not present in Hong Kong before historical human intervention, should we protect them? Many of these species are locally and globally rare, so it might still be worth conserving despite them not being native in origin. If that is the case, should we create habitats such as grasslands by non-natural processes such as cutting down trees or human induced fires?

[ 本帖最後由 Aland 於 2017-11-14 08:36 編輯 ]
頂部
mathew
成蟲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370
Total 2347
主題
回覆
精華 0
積分 18501
種子 18501
花蜜 2333
閱讀權限 60
註冊 2006-11-17
Pri. Camera:  Nikon
來自 鏡花緣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1-16 06:55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回覆 #6 Aland 的帖子

又引申一個問題, 所謂"自古有之"/原生的界線為何?
人類活動, 那些歸入自然, 那些為"人為"又如何界定?
未有明確界線/定義, 難以循此方向討論"原有生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FB又有人指責人為活動, 姑且稱之為"維護行山徑"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 ... /10155678728080977/

沿行山徑飛草/剷路仔唔係新野
年年都做, 為何要如此大驚小怪

仲話長柱茅膏菜只分在大東山
是見識少還是迷信書本資料?

維護行山徑都要受到指責
那些剪藤砍樹的行山隊歸當何罪?

更滑坡的講法
山長水遠入大東山, 過程中所增加的炭排放又如何計算?




Olympus C750, TG-5, Canon SX200IS, Sony QX10
Nikon D70s/D7000, AF Micro 60mm f/2.8D, AF 35mm f/2, AF 70-300mm f/4-5.6D, AFS 300mm f4, Kenko Extension Tube
討論野生植物為主
頂部
Aland
義務一級版主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UID 6332
Total 454
主題
回覆
精華 0
積分 5920
種子 5920
花蜜 449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15-1-28
Pri. Camera: 
狀態 在線
發表於 2017-11-16 10:45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mathew 於 2017-11-16 06:55 發表
又引申一個問題, 所謂"自古有之"/原生的界線為何?
人類活動, 那些歸入自然, 那些為"人為"又如何界定?
未有明確界線/定義, 難以循此方向討論"原有生境"

我個人覺得,就香港而言,所有人類活動都唔應該視為自然
包括幾千年前開始既開墾耕種,其實都係人類改變緊自然界
按此定義,原有生境,指7500年人類未入香港前既狀態

我反而覺得最需要釐清既,並非“何謂原生”
而係“點解要保育”,以及“保育既目標係乜”
大家口講conservation,但其實conserve緊乜嘢?

先退一步,稍為梳理一下華南地區過去幾千年的natural history

綜合過去研究,華南地區過去主要應該係林
低窪地區可能會有濕地,高山可能有草地,但面積相信唔大
形成既原因同生態結構,亦應該同今日所見既唔同

人類出現後,斬走大半林木,開墾農田
破壞原有生境既同時,製造咗各種各樣其他habitat
今日見到既草地、荒廢農田、稻田、荒地,好大可能本來唔係咁樣
然後久而久之,又有一大堆可以喺新生境生存既物種遷入
而呢堆物種,未必一定係一般人想象中強悍、廣佈既外來種
甚至當中唔少同樣受威脅

大家都有共識
香港係無可能返去7500年前有老虎大象、低地河流年年氾濫既狀態
而香港今日見到既所有生境,都已經同7500年前完全唔同
當所有嘢都係新既時候,there is nothing left to conserve...........
咁conservation如果唔係以conserve為目標,應該點做?
Maximize biodiversity? Maximize ecosystem services? Increase ecosystem resilience?

[ 本帖最後由 Aland 於 2017-11-16 10:46 編輯 ]
頂部
Aland
義務一級版主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UID 6332
Total 454
主題
回覆
精華 0
積分 5920
種子 5920
花蜜 449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15-1-28
Pri. Camera: 
狀態 在線
發表於 2017-11-16 11:14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mathew 於 2017-11-16 06:55 發表
FB又有人指責人為活動, 姑且稱之為"維護行山徑"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 ... /10155678728080977/

沿行山徑飛草/剷路仔唔係新野
年年都做, 為何要如此大驚小怪

仲話長柱茅膏菜只分在大東山
是見識少還是迷信書本資料?

維護行山徑都要受到指責
那些剪藤砍樹的行山隊歸當何罪?

更滑坡的講法
山長水遠入大東山, 過程中所增加的炭排放又如何計算?

關於飛草
個人覺得應該從生態/行山人士兩個角度去理解

生態角度
草坡/灌叢飛草範圍,確實孕育了相當多罕有植物
港島山徑路邊飛草範圍入面,就有龐大的香港過路黃族群
相信很多版友都見識過

值得考究的是
究竟飛草是單純把原有隱藏在草坡/灌叢中植物顯露了出來,還是為這類植物製造了更合適生境?
如果是後者,飛草非但對生態無害,更有助提高生境多樣性

話雖如此,我直覺上,是次有爭議的黃龍坑郊遊徑,飛草確實對生態無甚裨益
事關該段黃龍坑郊遊徑為山地林,林底植披其實已經相當疏落
感覺上並不存在飛草製造新生境之說
剷除郊遊徑旁林地植披,生態上有害無益

行山人士角度
我認同飛草對維持郊遊徑通行的重要性
但同樣地,成熟的樹林內飛草其實無必要性
大腦茅坪一帶的古道,無人飛草,密林內的山徑仍然非常暢通
飛草功用,只限被灌叢/長草覆蓋的山徑
頂部
mathew
成蟲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370
Total 2347
主題
回覆
精華 0
積分 18501
種子 18501
花蜜 2333
閱讀權限 60
註冊 2006-11-17
Pri. Camera:  Nikon
來自 鏡花緣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1-17 08:54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Aland 於 2017-11-16 10:45 發表

我個人覺得,就香港而言,所有人類活動都唔應該視為自然
包括幾千年前開始既開墾耕種,其實都係人類改變緊自然界
按此定義,原有生境,指7500年人類未入香港前既狀態

我反而覺得最需要釐清既,並非“何謂原生”
而係“點解要保 ...

由此引申, 若討論的基礎不同, 實在難有一個討論方向.

否則牛頭不搭馬嘴, 各說各話.




Olympus C750, TG-5, Canon SX200IS, Sony QX10
Nikon D70s/D7000, AF Micro 60mm f/2.8D, AF 35mm f/2, AF 70-300mm f/4-5.6D, AFS 300mm f4, Kenko Extension Tube
討論野生植物為主
頂部
mathew
成蟲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370
Total 2347
主題
回覆
精華 0
積分 18501
種子 18501
花蜜 2333
閱讀權限 60
註冊 2006-11-17
Pri. Camera:  Nikon
來自 鏡花緣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1-17 09:10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Aland 於 2017-11-16 11:14 發表

...

話雖如此,我直覺上,是次有爭議的黃龍坑郊遊徑,飛草確實對生態無甚裨益
事關該段黃龍坑郊遊徑為山地林,林底植披其實已經相當疏落
感覺上並不存在飛草製造新生境之說
剷除郊遊徑旁林地植披,生態上有害無益

行山人士角度
我認同飛草對維持郊遊徑通行的重要性
但同樣地,成熟的樹林內飛草其實無必要性
大腦茅坪一帶的古道,無人飛草,密林內的山徑仍然非常暢通
飛草功用,只限被灌叢/長草覆蓋的山徑

若飛草在生態上有害無益, 應要從何解釋年復年的飛草之下,
仍能在路邊遇上"珍稀"植物?

會否是低估了大自然的復原能力?
同時又高估了對大自然的識見?
_____________________

想了解清楚"無人飛草"是指無人用機械除草,
還是指任何形式的維護(開闢)山徑行為?

無論是那一種, 若不是在破壞後遇見,
經過生長季節/一場風雨,
很可能已經恢復/掩埋/抹去很多飛草的痕跡.




Olympus C750, TG-5, Canon SX200IS, Sony QX10
Nikon D70s/D7000, AF Micro 60mm f/2.8D, AF 35mm f/2, AF 70-300mm f/4-5.6D, AFS 300mm f4, Kenko Extension Tube
討論野生植物為主
頂部
Aland
義務一級版主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UID 6332
Total 454
主題
回覆
精華 0
積分 5920
種子 5920
花蜜 449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15-1-28
Pri. Camera: 
狀態 在線
發表於 2017-11-17 16:55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mathew 於 2017-11-17 08:54 發表


由此引申, 若討論的基礎不同, 實在難有一個討論方向.

否則牛頭不搭馬嘴, 各說各話.

不如暫且將生境/物種分為三類(括號為例子):
1. 7500年人類活動影響前(山地林/亞洲象)
2. 人類活動影響後,製造的新生境及相關從附近遷入的物種(荒廢農田/胡麻草)
3. 城市化/貿易活動日趨頻繁下,所製造的生境及飄洋過海而來的物種(城市/微甘菊)

按此定義
本地保育對最大問題,就算完全放任自然,仍然無可能回到(1)
如此,保育目標應該是什麼?盡量恢復(1)?平衡(1)/(2)?容納最多物種?

我無答案,想知大家意見.........
頂部
Aland
義務一級版主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UID 6332
Total 454
主題
回覆
精華 0
積分 5920
種子 5920
花蜜 449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15-1-28
Pri. Camera: 
狀態 在線
發表於 2017-11-17 17:27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mathew 於 2017-11-17 09:10 發表


若飛草在生態上有害無益, 應要從何解釋年復年的飛草之下,
仍能在路邊遇上"珍稀"植物?

會否是低估了大自然的復原能力?
同時又高估了對大自然的識見?
_____________________

想了解清楚"無人飛草&q ...

我同意好多人低估了大自然的復原能力
珍稀植物確實不會因為飛草而消失

問題是,若果山地林內飛草本身無必要,又對生態有害處
何解要繼續飛?
飛草範圍及方法,有無檢討空間?

——————————————————

至於飛草對維護山徑的必要性一點
上面所指的茅坪/大腦村間古道,相信是無人用機械飛草
有無人人手維護山徑,確實不得而知

話雖如此,我仍然對密林內飛草的重要性有一定保留
最明顯,大水井古道夏天草坡一段經常長滿長草/灌叢,但兩邊密林段仍然暢通無阻
要維護密林內的山徑,移除塌樹/下垂藤本植物,已經相當足夠

[ 本帖最後由 Aland 於 2017-11-17 17:28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mathew   2017-11-17 21:20  種子  +10   內容充實 Constructive materials !
頂部
kw_lam
蟲后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458
Total 6208
主題
回覆
精華 0
積分 46573
種子 46573
花蜜 6124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06-12-29
Pri. Camera: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1-18 09:35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我個人覺得打草為了維護行山徑是無可厚非,但在某些生長有珍稀物種的地方打草我認為是有監督需要,我見過被摧毀的罕有蘭花的確令人心痛,另外負責打草的員工亦應該接受訓練,我見過有人向上剪斷樹枝,實際上毫無必要
頂部
 


Untitled Document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7-11-19 03:16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6-2008 HKWildlife.Net
Processed in 0.055835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HKWildlife.Net - Archiver